第三十六章 困难重重

    我点头,笑着说怎么可能不记得? 
    宁檬说我前段时间看到他了。 
    我说我听彪子说了,你们都还好,这我就放心了。 
    宁檬摇头,说不,我们都还好,但kim不好,很不好。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了? 
    宁檬说上周的时候,在马赛发生了一场超过百人被屠杀的惨案,而这件事情,跟kim逃脱不了关系,我听到消息,说这是他在帮着黑暗议会议长整顿内部人员,大肆清洗…… 
    我皱了一下眉头,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想必那些死者并非无辜,他做得不算错。 
    宁檬说我听说kim现在的敌人有太多太多了,不但教廷想要将他给置于死地,而且就连他们黑暗议会也有无数人想要他死,kim继续这样下去,会很危险的。 
    听到宁檬这般说,我的思绪却变得有些恍惚了。 
    我想起了kim曾经跟我说起过的一句话。 
    他说他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成为教廷第一个华裔的教皇阁下。 
    他告诉我,即便到现在,这个愿望都没有放弃。 
    kim是我见过的孩子里面,最神奇的一个,别人我能够一眼看穿,甚至知道他最终能够走到哪里,但kim却不会。 
    我觉得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如同《伤仲永》里面那个男孩,最终会归于平淡。 
    kim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这个事情我不能够控制,宁檬也不能够控制。 
    我们都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祝福他吧。 
    听到了我的话语,宁檬叹了一口气。 
    显然,那个少年虽然看上去很孤僻的样子,但事实上还是牵动了许多人的心。 
    宁檬对我说,说王哥,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最好能够劝一下他。 
    我点头,说好。 
    与宁檬结束了通话,我又给公爵杜克做了一回推拿,把他的经脉给通了一遍,弄完之后,那小伙儿顿时就变得精神了许多,对我说他已经能够感觉到了自己的双腿,就好像能够下轮椅走路了一般。 
    我笑了,说你的经脉长期郁积,想要恢复,并不能够一蹴而就,需要慢慢的调养才行。 
    听到我的话,杜克再看我,简直就是崇拜。 
    离拍卖会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想要的东西也并没有交到奥氏拍卖行来,所以不管如何,都需要时间耐心等待。 
    前期的准备工作我并不参与,找了一个地方,安心地休息。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就把自己当做了一个观光客,四处闲逛,还去了著名的贝拉吉奥和米高梅,这里的赌场都很有意思,我拿着考玉彪赞助的零花钱,四处游荡了一会儿,随随便便就赢了十多万美元。 
    这事儿来钱特别容易,不过我很快就发现在赌厅附近,居然有一些特殊的人在巡视,知道想要凭借着这个发财,估计是不可能的。 
    我甚至还发现了几个血族。 
    我虽然不怕这些人,不过在事情没有弄完之前,惹上这些人,并不是一件好事儿,所以体会完了一掷千金的快感之后,我又把钱输了一些,留了三两万美元当做盘缠之后,转身离开。 
    除了赌厅,还有各种各样的旅游业,豪华酒店、星级宾馆、米其林餐厅、教堂、演唱会、太阳马戏团的大show…… 
    一起都让我感觉十分新奇,唯一有些不太适应,或者说遗憾的,估计就是身边没有一个美女。 
    如果小观音在我身边的话,这事儿就堪称完美了。 
    只可惜…… 
    一想到小观音,我的心中就有些难受。 
    事实上,到现在我都没有小观音的下落,她到底是什么情况,是死是活,我都没有半点儿消息…… 
    某天下午,我返回了杜克的实验室里。 
    这些天我基本上都是换了另外一张面孔,倒也没有什么麻烦,之前担心的威利骷髅会也没有再出现,而回到实验室之后,等待在这儿的杜克和考玉彪告诉了我一个消息。 
    这一次奥氏拍卖会的全部拍品,都已经运到了贝拉吉奥大酒店的地下保险库里面,等待着三日之后的拍卖会取出。 
    在此之前,本次奥氏拍卖会最先决定的是在威尼斯人酒店举行的,然而后来却改变了地址。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贝拉吉奥大酒店的地下保险库最近刚刚做了一次全面的升级,安保级别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甚至还超过了白宫,以及美联储的中央金库。 
    奥氏兄弟拍卖会付出了一大笔的安保费用,租用了其中的一部分保险库,安放拍品。 
    另外他们还重金聘请了包括黑水在内的三家公司,进行保存以及秩序的维护。 
    不是一家,而是三家。 
    杜克告诉我,说通过他的调查,发现另外两家分别叫做保护伞和绿鹦鹉,前者是著名的顶级贴身防务公司,而后面那一个则是更有来头。 
    一开始的时候,他几乎都查不到半点儿消息,后来方才得到线索。 
    这个绿鹦鹉,居然跟石匠兄弟会有关系。 
    所谓石匠兄弟会,其实就是共济会。 
    共济会! 
    杜克说起此事来的时候,身子都有些颤抖,我有些诧异,说这个所谓的石匠兄弟会,很厉害么? 
    杜克给我普及了一下石匠兄弟会的起源、发展以及现如今的状况,告诉我那些身份是石匠兄弟会成员的名人,无数届的米国总统,有多少人是其中的成员,又有多少人因为忤逆这个怪物而遭受到刺杀或者弹劾,讲述了它操控着全球经济以及人类未来走向的事情…… 
    他讲了许许多多,讲得我浑身发寒,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 
    到了最后,杜克告诉我,说事实上,石匠兄弟会之上,还有一个更恐怖的组织,是只有三十三级以上的兄弟会员方才能够参与的团体,而那个团体有一个直属的力量。 
    那个力量,甚至能够堪比教廷,或者黑暗议会。 
    它的名字很古怪,叫做守门人。 
    至于这个绿鹦鹉,便是与守门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防务公司,里面的人,据说有很多是从守门人里面退休出来的人,又或者是没有加入其中的。 
    听到杜克的话语,我愣了许久。 
    我看向了考玉彪,力图证明这不过是在开玩笑,又或者不过是一个提神的小故事而已,但考玉彪却对我说道:“王哥,或许你在国内,有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事实上即便是在国外,很多事情都是封锁的,但我听说过一个消息,杜克说的那个三十三级团,正在筹谋一件事情,叫做人类灭绝计划,而国内的邪灵教,又或者叫做全知全能教,就是他们在大陆的代理人……” 
    我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忍不住骂道:“艹!” 
    瞧见我都有一些丧气,杜克反而是笑了,他说其实我刚才说的那些,也有许多阴谋论的成分,放出这消息的团体,还说出过“未来人类到访”、“上世纪60年代人类就建了火星基地”、“人体意念力可以战胜极端天气”之类的破天谎言,也许并不一定是真的…… 
    我摇了摇头,说先不管这些,谈一谈那地下保险库的防卫。 
    杜克点头,说好。 
    他抄起一个遥控器来,打开墙壁上的投影仪,对我说道:“其实即便是对方更改了拍品存放点,但事实上,贝拉吉奥大酒店的地下保险库建筑构图我手上也有,另外我之前黑了他们施工方和防务负责的工作室,最终得到了这些来……” 
    杜克用激光笔跟我一一讲述起了那个堪称世界一流防卫系统的地下保险库来,包括脸容身份识别、激光扫描、自动防伪系统、火力配置以及可以承受核攻击的建筑系统……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杜克说得口干舌燥,而我最后则是拦住了他。 
    我说不要介绍这玩意的先进性,我就想知道一点,那就是这地方可有什么漏洞么? 
    杜克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事实上,如果想要从地下保险库里面将东西拿走,我个人是觉得不可能的…… 
    我说挖洞呢? 
    杜克一脸无奈,说那保险库的外面,是一米厚度的钢板,而且上面遍布传感器,任何超过正常数值的压力都会被感应得到,而且不要想着断电之类的外部手法,里面有着自己完备的供电系统。 
    而就算是进入了里面,哪儿还有一大堆防务公司的人,而且他们每一个,都是拥有着黑暗原力的家伙,十分难缠。 
    考玉彪摸着下巴,说也就是说,只能够等拍卖会了? 
    杜克说拍卖会的安保更加严格,不但有私人的防务公司,而且附近的警察也会十分多,想要混进现场,并且抢夺,需要经过层层关卡,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惊动到对方,到时候他们会通过专用电梯通道,将拍品给再送回地下保险库去的…… 
    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而我突然拦住了他,说等等,你刚才说了什么? 
    杜克一愣,说什么? 
    我说你刚才说会有专门的电梯通道? 
    他点头,说对啊,怎么了? 
    我打了一个响指,笑了,说好,我知道从哪儿出手了。

猜你喜欢: 《霸道总裁强宠成瘾》 《代行者之证》 《都市特种狼王》 《[西游]贫僧是个假和尚》 《异宝秘藏》 《校花的极品仙医》

热门小说